日本如何把推理电影这个冷门做成独家爆款

2019年04月24日 10:24    来源:文汇报    刘起
[]
[字号 ]

  原标题:日本如何把推理电影这个冷门做成独家爆款

  正在我国上映的日本推理电影《祈祷落幕时》,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和口碑。该片由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改编,接下来由东野圭吾另一部小说改编的推理电影《假面饭店》也即将在我国上映。由此,推理电影这一日本最受欢迎、最具生命力的商业类型电影,开始逐渐被我国观众所接受。

  推理电影是唯一一种除了日本,在其它国家都没有发展起来的电影类型。这一类型在日本的成功,其经验具有某种独特性与不可复制性。但日本如何将一种冷门类型的劣势转为优势,并做到独一无二,这种类型经验对于中国电影的类型探索与类型本土化,仍有某种借鉴意义。

  日本推理类型的兴盛——小说、影视、动画剧集多媒介合力

  在类型电影发展最成熟的美国,推理电影从始至终没有成为一种显类型。好莱坞更强势的(与推理比较接近的)电影类型是悬疑片、犯罪片、惊悚片与黑色电影,少数的例外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名作的电影版。不过在美国电视剧产业中,犯罪/侦探剧集却一直长盛不衰,其中一部分就是以罪案推理过程为核心。

  韩国一向积极探索发展各种电影类型,不仅全面学习好莱坞类型电影的经验,也在做各种本土化的类型尝试。但以类型作为电影工业基础的韩国,却几乎从未尝试推理类型,而是以犯罪、动作、悬疑等为主。

  而作为推理小说起源地的英国,也只是短暂地生产过数量不多的推理电影,并且同样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英国的推理类型也转入了电视剧,从早期的《大侦探波洛》系列到热门剧集《神探夏洛克》。

  这是因为推理故事其实并不适合搬上大银幕,逻辑性强、重情节、节奏慢、视觉性弱,使推理这一类型对于现代观众而言,显得太古典了,在由视觉奇观主导的当代商业电影格局中,确实难有所表现。

  所以,在推理类型几乎式微的当代商业电影领域,推理电影在日本却能够异军突起,成为一种强势类型,是很值得研究的。

  日本推理电影的稳固、持续发展,是由日本推理文化的盛行所带动的。这主要来自于日本推理小说的繁荣,本格派、变格派、社会派等多种流派,产生了大量优秀作者与作品,多年来逐步形成了一种日本特有的推理文化——推理类型成为日本文化大众产品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推理小说的全面发展,推动了电视剧、电影、动画剧集、漫画中推理类型的生产,多媒介合力,使推理这一类型在日本更加稳固,并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产品链,即小说—剧集—电影的作品改编链。只有热门畅销的推理小说,才会被改成电视剧。推理、医疗剧集一直是日本最热门的两类剧集,有很多拍摄了多季的现象级热剧,比如《古畑任三郎》《跳跃大搜查线》《相棒》等。收视率高的推理电视剧,就会出第二季,以及衍生的剧场版。

  所以,从推理小说到剧集再到电影,经过商业化的、受众市场的层层筛选,既保证了观众数量、又保证了电影的质量,同时还能延续由畅销小说和热门剧集凝聚的话题性。

  以《祈祷落幕时》为例,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小说,是东野圭吾创作的以“加贺恭一郎”为主角的系列推理小说的终结篇,该系列小说有《毕业》《新参者》《恶意》《红手指》《谁杀了她》《沉睡的森林》《麒麟之翼》等。影视化的作品有2001年的电视剧《恶意》,在2010年的电视剧《新参者》大受欢迎之后,陆续又推出了该系列中几部小说的电影,比如《沉睡的森林》《麒麟之翼》《红手指》。

  不仅仅是推理——社会派的人性深度与情感力量

  日本大热的推理电影,从早期的《砂器》《人性的证明》,到近几年《嫌疑人X的献身》《白夜行》或是新参者系列这几部电影,每一起案件,都是亲情或友情或爱情包裹下的犯罪。

  “以情动人”是这些热门推理电影能够获得最广泛受众的重要原因,而非依靠一个复杂曲折的案件推理过程。而这些最受欢迎的电影,大部分由社会派的推理小说改编。社会派推理加入情感、人性、伦理、社会现实,不仅加深了推理作品的深度,也更容易引发普通观众的情感共鸣。

  这其实从推理文学中不同流派的受众差异上就能看出来。纯正的本格推理以及后来的变格推理,其受众范围比较小、所以传播范围也比较有限,只能吸引一些推理迷。

  而松本清张开创的社会推理派,不囿于单纯的“设定悬念推理、布置推理迷宫、最后解开谜底”的老一套推理程式,而是在推理故事中纳入了社会现实、人性难题、情感关系,使非推理迷的读者,也能沉迷这些小说的故事而无法自拔,最终大大促进了推理类型在普通民众之中的流行。松本清张的社会派推理小说让人看到推理类型的文化潜力与传播潜力——原来推理小说可以写得这么有深度,又能吸引这么多读者看。

  而现在日本最受欢迎的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则是吸收了本格派与社会派的优点。在他的作品里,推理只是容器,纳入了更丰富、更有质感的社会现实,因此悬念推理与人的情感更紧密、更有机地交织在一起。比如《祈祷落幕时》,观众也许不会记得案件的推理过程,但一定会被影片中父女、母子之间深沉的、无私的亲情羁绊所打动。

  此外,这些作品都塑造出了一个个极具人格魅力、复杂人性的侦探形象,比如明智小五郎(江户川乱步作品)、金田一耕助(动画剧集《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工藤新一(动画剧集《名侦探柯南》)、汤川学(电视剧《神探伽利略》、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加贺恭一郎(电视剧《新参者》、电影《麒麟之翼》《沉睡的森林》《祈祷落幕时》等)。加上表演者本身的明星魅力,使得主角更加深入人心。

  类型糅杂与升级——将更复杂的社会现实纳入其中

  推理类型是一种比较古典的电影类型——严肃、缜密、内省、优雅。故事主体部分是一个相对紧凑、环环相扣的案件解谜过程,严密的推理需要叙事紧凑的推进、情节一环扣一环展开。理性、重逻辑的叙事特性,使故事的视觉呈现往往比较单调。同时需要观众一起参与推理,思考的过程自然会导致叙事节奏相对较慢。

  所以,比起本格派,日本影视界更钟情于改编社会派推理,这也导致从松本清张到东野圭吾、伊坂幸太郎的大部分作品都被改编,甚至被一次次反复重拍,比如《砂器》《嫌疑人X的献身》等。因为这类改编电影走情感路线与人性路线,以一种情节剧的方式来吸引观众。

  另一方面,当代主流商业电影对于动作场面、视觉奇观的迷恋,使理性、智力性的推理类型变得更加不合时宜,当代观众更倾向于视觉性更强烈、节奏更快的商业类型。于是,推理电影另一个新的发展途径,就是与动作、悬疑等更适合视觉呈现的类型糅杂,成为一种类型融合的现代推理电影,结合了犯罪电影、惊悚电影、动作电影的各种类型元素。

  比如从《名侦探柯南》剧场版这些年的变化,就能看出视觉性这一新倾向在推理类型中的演进。以前的柯南电影,往往还是传统的封闭空间推理案件,而近几年的柯南电影,则加入大量动作场面,如激励追车、吊在摩天轮上,这些视觉惊心动魄、节奏迅速猛烈的动作场面,削弱并简化了故事的案件推理部分。然而,虽然这些新的柯南电影被推理迷们诟病,但却被普通观众广为接受,获得了超高票房。

  由此,我们看到推理电影这一类型在日本得以发展并繁荣的独特原因。最受欢迎的社会派推理电影,更注重犯罪动机的追问、人物的刻画,使得一种商业类型片有能力将社会现实、人性欲望纳入虚构文本中进行反思,虽然其中人性与犯罪交缠的模式难免重复套路,但推理情节的严谨、角色性格的深度、社会现实的质感,是很多其它商业类型(动作电影或喜剧电影)无法达到的。

  上述种种,导致推理电影本身所具有的种种缺陷(视觉性薄弱、节奏缓慢等),在社会派推理电影中,反而转化为了一种优势,并推动推理类型成为当代日本文化中最有生命力的一种文化资源。与歌舞段落在当代印度类型电影中的演变一样,日本推理电影这种反败为胜、化劣势为优势的叙事策略,也许正是我们在类型本土化过程中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作者为电影学博士、现供职于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理论研究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

日本如何把推理电影这个冷门做成独家爆款

2019-04-24 10:24 来源:文汇报
查看余下全文
注册送体检金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白菜体检金 注册送68体验金 2018白菜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