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贵《红楼梦》”2403.5万元成交 程甲本为何受青睐?

2017年07月13日 09:05    来源: 深圳商报     魏沛娜
[]
[字号 ]
[打印本稿]

  原标题:程甲本《红楼梦》为何受青睐

  

  程甲本《红楼梦》以2403.5万元成交。

  

  

  

  乾隆五十六年(1791),程伟元会同友人高鹗 ,以“萃文书屋”的名义出版了百二十回的“程甲本”《红楼梦》。这是中国文学史乃至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它为读者提供了第一部完整的百二十回《红楼梦》。在刚结束不久的中国嘉德2017春拍的“古籍善本 金石碑帖”专场上,这部程甲本《红楼梦》以2403.5万元成交,远远超出拍前估价,被称为“史上最贵《红楼梦》”。

  “程甲本”提供首部完整百二十回《红楼梦》

  为何“程甲本”《红楼梦》能如此倍受青睐?这与清人程伟元有至为重要的关系。程伟元,江苏苏州人,字小泉,以科场失意,一生未仕。乾隆五十六年(1791),程伟元会同友人高鹗将历年“竭力搜罗”的《红楼梦》抄本“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以“萃文书屋”的名义出版了百二十回的排印本《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此本即被后来的研究者称之为“程甲本”《红楼梦》。

  据了解,程甲本《红楼梦》由程伟元个人出资以活字排印,印量极为有限,所以,传世至今的程甲本极为稀见,一般人难于窥其真容。目前已知公藏和公开出现的程甲本有:北大图书馆藏本,此本原为马幼渔收藏,后赠予胡适;国家图书馆藏本,此本也是马幼渔旧藏本;社科院文学所藏本,此本为1963年前后中国书店从私人手中收购,当时红学界奔走相告,传为美谈,后调拨至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珍藏;中国嘉德2008秋拍曾成交一部程甲本。此外,近年中国书店新收购一套程甲本红楼梦,此本为杨继振旧藏。

  也因此,今年中国嘉德春拍再现此部“程甲本”《红楼梦》,殊为珍贵,更在此前的公私收藏著录中均未曾出现。值得一提的是,程伟元、高鹗二人均各自作序说明了摆印此书的来历。其中,程伟元写道:“红楼梦小说……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金,不胫而走者矣。然原目一百廿卷,今所传只八十卷,殊非全本。即间称有全部者,及检阅仍只八十卷,读者颇以为憾。不佞以是书既有百廿卷之目,岂无全璧?爰为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欣然翻阅,见起前后起伏,尚属接榫,然漶漫不可收拾。及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复为镌板,以公同好,红楼全书始自是告成。”高鹗则记述说:“友人程子小泉过予,以其所购全书见示,且曰:‘此仆数年铢积寸累之苦心,将付剞劂,公同好,子闲且惫矣,盍分任之?’予以是书虽稗官野史之流,然尚不谬于名教,欣然拜诺……工既竣,并识端末,以告阅者。”

  据中国嘉德相关负责人介绍,从程、高二人的序言可知,程甲本前80回与后40回均来自当时社会上流传的抄本,经过程高二人的“整理”、“细加厘剔,抄成全部”。对于程、高二人的序言,后来者有人不信,他们最为痛恨的地方就是程甲本的后40回。他们认为那绝不是出自曹雪芹的原稿,而是高鹗狗尾续貂。然不管毁誉如何,程甲本的出现,毕竟是提供了第一部完整的百二十回排印本《红楼梦》,可视为中国小说史、中国文学史乃至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在二百余年的《红楼梦》传播史中,它成为了红楼文化的渊薮,框范了红楼故事的蓝本,奠定了《红楼梦》的古典名著地位。它更为红学史、甚至中国学术史注入了新的丰富的内容——不仅使关于《红楼梦》的作者、版本、思想、艺术、传播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而且也为传统的校勘、训诂、语言、民俗之学提供了新的材料。

  不同版本《红楼梦》拍卖会上屡受关注

  需要一提的是,当年“程甲本”印量在50部左右。由于出版后供不应求,程伟元又于第二年(1792年)春季再次校订排印,全书也是120回,行款、序言都与程甲本相同,新增了一篇“引言”,但在内容上有诸多不同之处,世称“程乙本”。已故红学家冯其庸生前曾称:“从版本价值上看,程乙本的文字远逊于更接近脂评抄本的程甲本。”

  据介绍,《红楼梦》的版本除了以程甲本为代表的程高版本,另一类则是以前80回为基本内容的“脂评”抄本。冯其庸在《重论庚辰本——〈校订庚辰本脂评汇校〉序》里介绍:“现存《红楼梦》(石头记)乾嘉时抄本共有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蓼生序本、蒙古王府本、南京图书馆藏戚序本、梦觉主人叙本、红楼梦稿本、舒元炜叙本、郑振铎藏本、列宁格勒藏本等十一种,另有南京靖应鹍藏本出而复没,暂不能计入。在这现存的十一种抄本中,我认为庚辰本最为珍贵。”又有评论指出,虽然甲戌本中强调“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但事实上,这些抄本都只是脂砚斋针对前80回的批阅评本。一方面由于曹雪芹的改笔,另一方面由于后人的添笔,各版本均有差异,并非曹雪芹的完成之作。且由于手工抄录,一版仅一本,大多残破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多年来,数个版本的《红楼梦》在拍卖会上一直都受到关注。尤其近年少有珍贵的《红楼梦》版本被发现。藏书家韦力在《我错过的〈红楼梦〉与〈锦囊集〉》一文中曾回忆道,程甲本第一次出现在拍场上,是2003年中国嘉德的春拍,此次拍卖的程甲本是个残书,仅存前三十回,计六册,然颇有特色,俞平伯在题记上记述了该书的来龙去脉:“……是为程甲残本,凡六册,存首三十回,原有周氏家藏印,不知何人。于五十年代余治红楼梦,西谛兄(记者注:郑振铎)惠赠,后钤衡芯馆图记。及丙午家难,并书而失之,遂辗转入他人手,余初不知也。今其图记尚在,阅二十载而始发还……”该书含佣金以19.8万元成交。2008年,中国嘉德秋拍又上拍了一部程甲本《红楼梦》,以212.8万元成交,实际上据买主韦力提过是“程甲本和程乙本配起来”而成,“上面钤有‘聚红轩’的朱方藏印,该印刻制精整,应是出自名家之手”。

  2011年,在天津立达拍卖公司春拍上,程乙本《红楼梦》第一次出现在拍场上,韦力介绍,该书是“以121万元被对方拍去”。此外,据学者秦杰介绍,1996年北京翰海曾以2.42万元元拍出清嘉庆《红楼梦》一百二十回,上海敬华也在2006年以19.8万元拍出一套《红楼梦》残本。而在北京中国书店2002年秋拍中,《绣像红楼梦》百二十回是清光绪二年(1876)京都隆福寺聚珍堂木活字印本,该书据道光壬辰刊本重新排印,收人物、花草图128幅,未见各家目录著录,以2.09万元成交。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