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演唱会门票为何10元甩:主办方操控不佳 票代混乱

2017年07月13日 08:55    来源: 北京商报     卢扬 王嘉敏
[]
[字号 ]
[打印本稿]

  原标题:千元演唱会门票为何10元甩

  王心凌世界巡回演唱会成都站演出日前引发业内外的高度关注,原价1080元的内场票现场只要10元就能买到,“买荧光棒送门票”、“强行塞票”等现象也出现在了当天的演唱会现场。而此次演唱会的主办方深圳米锐克娱乐演艺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锐克传媒”)不仅在前期几乎零宣传,更是到7月4日才在微博放出购票信息,导致大量门票滞销。在从业者看来,演唱会主办方如果不具备较强的操控力,混乱的票务代理可能直接导致演唱会崩盘。

  高价门票遭贱卖

  明星演唱会门票一直是市场中的抢手货,“几十秒售罄”或者“抢票致网络瘫痪”等新闻更是屡见不鲜,但出道14年首次举办世界巡回演唱会的王心凌,却在成都经历了一场演唱会门票“大甩卖”。

  “路过学校体育场发现在开演唱会,而且买荧光棒就送门票,于是我花了20元便进到了演唱会的内场区域。”就读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的陈女士表示,此前并不知道王心凌竟然就在学校体育场开演唱会,入场以后发现周围有很多人都是买低价票入场的,“原价1080元的票10元就能买到,听说看台票更便宜,只要5元,而且还有被强行塞票入场的,演唱会门票能贱卖到这个地步,也是少见”。

  据悉,此次王心凌世界巡回演唱会成都站的门票是在演出前5天才开始销售,有粉丝指出,正是因为开票时间太迟,再加上前期基本零宣传,导致大量门票滞销,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粉丝团的门票都是原价买的,然而现场很多人的票却是十几元买的,这对粉丝来说太不公平了”。歌迷毛先生强调。

  成都站票价跳水,王心凌世界巡回演唱会首站杭州站的门票销售也出现了问题。有网友爆料,4月17日上午10点门票开售时,短短5分钟高价票便全部售罄,但是抢到票的粉丝还没来得及高兴,便收到票务平台官方通知的强制退票信息,退票原因是票源无法满足,而此时已经有不少粉丝预定了观看演出往返的机票与酒店。

  “杭州站购买内场票被强制退票后,黄牛党却开始炒票,1280元的票能卖到3200元,580元的票也卖到了880元,结果成都站的票价又开始‘跳楼’,1080元的票能卖到10元,甚至被送票进场,票价忽高忽低,就像做过山车一样。”在毛先生看来,无论是票价飘红还是遭遇“大甩卖”,最终受伤的还是真正刷票的忠实粉丝。然而,当王心凌世界巡回演唱会两场演出的门票都出现了问题时,截至目前官方并没有给出任何说明。

  主办方操控不佳

  “在门票销售环节出现此类问题,演唱会的主办方难辞其咎。” 恒大音乐市场部宣传总监王毅指出,举办一场演唱会需要多个环节共同运转,而演唱会的主办方则需要协调这些内容相互配合,平衡好各方需求,否则,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整个演唱会的崩盘。

  此次王心凌世界巡回演唱会成都站门票遭“甩卖”,不少粉丝便将责任归结到主办方米锐克传媒身上。公开资料显示,米锐克传媒成立于2014年,是北京米锐克国际影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深圳设立的子公司,主营大型演唱会筹办、节目( 活动) 策划制作、艺人经纪等业务,目前,米锐克传媒除主办明星个人演唱会外,从2015年起还运营着一个名为“奇迹演唱会”的品牌项目。

  但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与米锐克传媒运营同样演出内容的还有上海米锐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米锐克”),资料显示,米锐克传媒集团成立于2011年,主营娱乐文化内容服务,总部位于上海,核心团队源自台湾,现已在北京、深圳、香港、台湾设立了分公司,目前,米锐克传媒集团已在世界各地举办了超过2000场大型演出。然而,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可看出,上海米锐克成立于2016年2月,运营时间不足一年半,便在7月7日因未规定期限内公示2016年度报告而被例入经营异常名录。

  在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看来,有着操盘2000余场大型演出经验的米锐克传媒集团,即使是由分公司米锐克传媒单独主办的演唱会,也不应该在票务销售上出现如此大的纰漏,因为在演唱会开始前五天才放票的情形是非常少见的,这有可能是场馆审批不过拖延导致;也有可能是前期未能与票务平台达成一致销售意见,但是事情发生后主办方却毫无作为,既无补救措施也无官方说明,凡此种种都可以看出主办方米锐克传媒在演唱会的全局操控力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米锐克传媒,但对方均以相关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票代混乱成根源

  “好好的演唱会变成一场闹剧,然而在市场中,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演唱会代理商萧女士表示,此前王菲的“幻乐一场”演唱会,票价堪称“天价”,最低1800元,最高则售卖到7800元,发售当天有39万人同时在线抢票,仅32秒门票就全部售罄,而在黄牛市场中,该场演唱会的门票曾一度被炒至十几万元。但随着演唱会的临近,一些二级票务网站却又突然冒出不少低于市场价的余票,7800元甚至降至100-2600元不等,“虽然主办方在票务销售统筹方面存在问题,但是归根结底,国内演唱会市场中票务代理过于混乱才是原因所在”。

  王毅指出,目前,无论是演出票务网站还是演出购票App,使用的都不是一套购票系统,每一个平台都不一样,演出票源并没有被完全锁死,不具有排他性,当几个票务平台在某一块演出售票区域出现重合时,便会出现问题。例如,A票务公司为某演出票务的总代理经销商,但它并非在全国都有分公司,所以有时候会和当地的票务平台合作。同一个公司、同一个购票系统不会有太多问题,但是第三方票务代理参与进来时就容易发生混淆。实际上,票务总代理不分销就可以解决问题,但目前却很难实现,所以演出票务购票系统的统一性是最大的问题。“其实目前电影票务就比较正规,因为购票渠道比较客观,系统也比较统一,相对出问题的也比较少,其实早期电影市场进行票务分销也曾乱象频出,但是通过统一购票系统,已提高了纠正问题的速度,因此,如何规整演出票务的分销代理,是解决票务销售乱象的关键”。

  “票务销售是举办演唱会多项流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因此演唱会的主办方在进行票务分销时应该有更严格的把控。”黎新宇表示,票务直接对接着广大消费人群,因而演唱会门票无论被炒热,还是被“甩卖”,都在侵蚀消费者对市场的信任,对于演出主办方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当一场演出不再对消费者负责时,消费者自然不必再为演出买单。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